新县熊河——山水关的历史传说

语言        2019-08-07   来源:Q小奔说说吧
1—糟糠坳的由来

  糟糠坳的由来


悠悠淠水东流去,不见当年雄关昂。

风蚀塘汛话历史,厚德载物品糟糠。


白露河潺湲地倾诉着春秋风雨,巍巍屹立的群山思忆着千年雄关,河风推送着堰潭的金波,金泉山的夕阳又一天沉落而隐没,如诗如画彭家寨下的曹康坳,原来名亦叫——糟糠坳!

一个冬日雪后的夜晚,我与旧时工友火炉旁侃谈家乡山水(土门)关的秀丽风光与千年传承历史时,其老父亲讲述了山水关糟糠坳的由来……

西汉未期,公元8年王莽改制后,天下乱,布衣刘秀在南阳郡起兵,首次遭到了王莽政权的围剿而溃败,携随从数骑逃至山水关处,因随从中有一位知己宋弘受伤,留养于山水关处村庄北面一名姓郑的农户家中。

郑原是蔡族女婿,地位低下。蔡族在此处是大户,因饱受蔡氏欺侮,而少于蔡族人走动。郑家有女,生得异常美貌,不忍嫁入蔡氏一族,机缘巧合,此时正遇照顾宋弘时日久生情,喜结良缘。

后刘秀建东汉,称光武帝。宋弘亦官居大司马。

因光武帝姐夫意外死亡,其姐相中了宋弘,光武帝在说媒时被宋弘一句千古谚语回拒——

“贫贱之知不可忘,糟糠之妻不下堂”。

“娶妻当娶阴丽华”的光武帝深明大义,被宋弘回绝后淡然一笑。此后佳话传至现今的山水关,因地理位置而得名——

糟糠坳!

  也有民间讲述此处是后来唱戏《铡美案》中的一处地名。

只因陈世美差人送走了秦香莲,从开封一路南下,经汉潢古道至汉口乘船回湖北均州,又怕事情败露,公主知晓后皇家治罪,思量再三,便派韩琦追杀。

刚好秦香莲母子过山水关,来到败落的金泉寺过夜,被韩琦赶上,因义士不忍下手杀陈世美舍弃的糟糠之妻,又无法回去复命,自刎于此地。

当地居民得知故事原委,亦取名此地糟糠坳。

后来一代代传下来,叫得顺口的原故吧?或是中华民族几千年传承祝福的美好愿望吧?逐渐改叫地名为曹康坳。

也有民间传说三国时期,曹操败于赤壁之战之后,残兵败将十三骑被关云长从华容道放归,由黄州逃至山水关,此地那时已经是魏国边塞驻军之地,因曹操受伤,在此养息数日,康复后才北上洛阳,后亦名为曹康坳。

坐在山水关的雷打石上,金泉山与曹康坳秀丽的风光历历在目。河风随波吟啸,仿佛也在倾述着历史的过往与沧桑……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—远看山水门,近看山水关

  山水关原为山石垒砌,正门为石条构成,门高一丈八尺,阔一丈六尺,一根长约六米条石横跨关门上为门楣,上面镌刻着隶书“山水关”三个大字,遒劲有力。门洞深两丈余,上边三块大石板盖顶,整座关门无片砖寸木,均为石质,且石榫相扣,滴雨不漏,技艺精湛,令人惊叹!

相传书法家蔡邕,董卓怜爱其才,官拜中侍郎,诛杀董卓后,王允将其下狱。《后汉书》载其亡于狱中,时年六十一岁。

其实曹操当时与邕为挚友,听说邕下狱,便买通狱卒偷梁换柱,将其救出,送至今山水关蔡潭一带隐居,逸享晚年。

后曹操挟天子令诸侯,山水关至木陵关一带成为魏吴边塞之地。

赤壁之战兵败后操携十三骑逃至山水关处养伤(后山水关南易名为曹康坳)。见此处为商旅通行要道,便重新建关立卡,传蔡邕书写关名。

蔡邕属儒家,忠孝俱名,操赤壁战前错杀了蔡瑁兄弟俩,其又斩杀孔融立威。邕感恩与操相救之情,不好推诿,当时文姬于膝下,邕直言于女儿:“此乃奸雄也!吾不想为曹操而书。”私下将此事嘱托文姬。

而文姬当时书法平平,邕便命人搬来十八口大缸,磨墨装满,令文姬用笔醮墨练字,墨用完字即练成。

然十八缸墨练习完成之后,文姬的字仍然是形似而神不韵,达不到一种形神俱美的境界。邕在一旁观练心有不忍,便提笔写下山水关三字,当写到“闗”时,只写了一个“门″字,想起自己不为曹操书写的誓诺,便放下了笔。而文姬见状,便补写了关字门内的丝,仍是形到而韵不达,不及蔡邕那种神韵、那种飘逸绚彩的境界。

山水关三字悬挂关口上之后,过往行人经过此处,远远看见的是“山水门″,而近观便是“山水关”了。


唐朝著名诗人李白登临大别山,顾盼山脊南北两侧的风景,赞叹曰:“山之南山花烂漫,山之北白雪皑皑,此山大别于他山也!”大别山由此得名。


李白仙游至此地,又见小河旁有位妇人在修磨农具,若有所悟地拂袖长叹——

“只要功夫深,铁杵磨成针!”

明未清初,李自成与张献忠的起义军九进此地(属光州),山水关建筑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毁坏,关门保留了下来。唯见藤蔓缠绕,深壑沉潭,雄关漫道,古木参天,梵音萦绕,巍然壮观。

到了抗日战争时期,在武汉北线保卫战中,日本侵略者的炮火彻底摧毁了千余年大岭山下曹康坳侧的金泉寺,与那巍巍矗立的雄关。

当年爷爷讲这个故事时,我还是懵懂童年,四十多年过去了,随着时间的变迁,“山水关”的风景,烙印在萦绕的梦里;神韵的“山水关”三个字,篆刻在了心底……



雄关漫道土门(山水)关

熊璞珩
 
2018-10-20 

  山忆关,当地居民也称土门关。位于白云山北岭、马岗山西岭延续山脉偏北约十度角,距新县沙窝镇熊河南信叶公路(339省道)南约七百米处。西倚金泉山(大岭山),东倚曹康(糟糠)坳(彭家寨),两山夹着玉带(白露)河,河间雷打石。以山扼险、以潭水为屏、建关于曹康坳。

在山水关彭家寨,一米多宽用山石垒的寨墙仍在。在上面可直视北面的高山寨,在高山寨上,东可俯视阴山关,西可控从沷陂河沿支流河道而过往汉潢古道的客商。土门关也是从光山西北过往汉潢古道的必经之地。

第一次经过山水关,那年只有八岁。是晚上父亲带我去土门云母厂看露天电影《少林寺》时去的。
在村子里父辈大人们经常讲,雷打石是压妖怪黑龙用的,也叫镇妖石,下面有潭,深不见底,刚好石头把潭口罩压了。远古时有黑龙在土门关上游铁水潭专吃过往行人,被玉帝知道后,便下令雷公电母拿法宝下界降伏,黑龙见势不妙,跃于山水关深潭,雷公念咒语压黑龙于山水关深潭,黑龙法术高强,准备从熊河崖岗下游蔡潭口处逃脱,雷公念动咒语,电母祭出法器,又遣一雷打石压于蔡潭潭口。这两处潭口上,到如今仍罩着雷打石。所以儿时路过时,显得欲加恐惧,毛骨悚然,背后直冒冷汗。在漆黑的夜晚,大岭山上莹石所产生的荧光又时隐时现,更增添了一缕恐惧在心头。
因山水关旁边没有村落,所以显得格外的寂静,落叶声都能分辨,再伴上河水拍击雷打石和呢虫的欢歌,偶尔青蛙“咕咕"两声,在仲夏的夜晚,显得格外阴森恐怖。
那时为了建云母厂,在彭家寨下,沿山从熊河修了一条至土门的绕山三米多宽的沙石公路。公路行至山水关时,因东侧是百米悬崖,就沿河做了石岸,公路从山水关河中的雷打石旁经过,路旁有颗古柳,三十多年过去了,感觉柳树还是儿时那般粗细。转过雷打石前三十米山坳,便看到了百米开外的云母厂房了。
后来熊河至周河乡的沙石公路修通后,行走的人和过往的车辆逐渐多了,那种儿时的恐惧感逐渐消退。再大了几岁,就知道大人们讲那些恐怖的传说与故事,其中也是为了震慑我们小孩、夏天不要随便到荒僻的地方去游泳,以免发生意外。
再后来,土门至周河乡的沙石公路修通后,走了千余年的汉潢古道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与荒废,但是断断续续现在仍然有迹可寻。那时学校里义务砍柴时,一个人也敢单独在山水关附近的山上打柴了。打完柴后,跑到清澈的小河洗脸、休息。坐在雷打石旁边的古柳树下,悬崖下山坳的凉风,顺河一阵阵迎送拂面吹过,携着黄莺的婉唱欢歌,山雀的特技舞蹈,水牛在潭边悠闲地甩着尾巴,啃着河岸边的青草。那种惬意与宁静,时常便忘记了时间……
此时斜阳在大岭上的林梢逐渐西坠,照在彭家寨悬崖岩下的曹康(糟糠)坳,和折返在小河的水面交辉相映,河面如神话般演变成了一面黄金镜子。微风荡过,形如刚出炉的金水向潭内全力涌动,前推后继,连绵不断。我的思绪便沉醉于这大自然造就的鬼斧神工的天然美景之中。这就是金泉山与金泉寺名称的由来吧?而在金泉山熊河塆西处的冲林坳尽头,与熊河塆东面的崖岗山,东南面是马岗山岭与彭家寨,在四面环山,山势西低东高,由西流向东的河面上,那一幕霞辉返照,彩霞漫天,金波涌动,金光耀烁,烟树环绕,炊烟袅袅的夕阳西下之天下佳景,会让游客心旷神怡、感慨万千、乐不思蜀地拍手叫绝。 
土门关这里奇峰、险岭、云海、怪石、夕照之神奇。让你尽情领略北国江南之风韵。这里山雄对峙,壑幽纵横,层峦叠障;这里群峰连绵,蜿蜒曲折;堰水如镜,堰潭相连;清澈透明,碧波飞涧会让你留连忘返。 这里是百花争艳,万鸟争鸣的春天;锦上添花,葳蕤多姿的盛夏 ;硕果累累,红叶漫舞的金秋;冰雪裹枝,玉树琼花的娆冬。四季之景,让你分不清是繁华人间还是天宫仙境!
据明史记载,阴山关(锁关)以南为黄州辖区,而现今的沙窝镇在清代前应属黄州,故而古代光山(弋阳)县三台八景之一的沙窝(堡)夕照之佳景,为康熙年间《光山志》所载,通过地理与历史考证,应属现今的土门关彭家寨北熊河夕照之天下佳景。
相传土门关在春秋与战国争雄时,楚吞灭隗国、黄国、弦国后,又吞并了蔡国,蔡国的皇室后裔遁居于土门关至木陵关一带滞守,明朝末年与李自成的割据战中而覆亡。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毁的曹康坳蔡氏墓群,仍可寻迹当年蔡氏一族地位的尊贵与荣耀。
民间传说土门关设于三国时期,其为魏吴边塞。在南北朝时期,木陵关(西界岭)为齐、陈分界线,土门关与其相互支援,和阴山关,虎头关互为犄角。
据说唐时李世民在此处战败,为土门关金泉寺和尚云凝所救,其坐拥天下后扩建垂山(白云山)与金泉寺,封云凝为两座寺院住持。
唐代著名诗人刘长卿,在安史之乱后,于山水关的古道上留下一首《木陵关北逢人归渔阳》诗,描绘一幅边关百战后无比凄凉的图景——
“逢君木陵路,匹马向桑乾。楚国苍山古,幽州白日寒。城池百战后,耆旧几家残?处处蓬蒿遍,归人掩泪看”。
在山水关河流下游的大岭山下一百多米的山坳处,是后汉皇帝刘知远建沙土国时的居住地。在山水关,把控着“汉潢古道"上和南方封建王朝的贸易与税赋。据民间传说,古时太平驿曾设立于熊河土门关。
在宋代,土门关也是宋金,宋元对峙的屏障与军事重地。相传抗金名将韩世忠的夫人梁红玉守土门关时,战亡于高山寨西侧的马庄。

一九三八年九月十一日,日军开始挺进白云山一线,武汉保卫战在土门关以东的马岗山岭打响。七十一军的宋希濂部队浴血奋战,激战了四十六天之久。当时马岗山岭尸体堆积如山丘,鲜血染红了发源于白云山南岭东西两条白露河,比夕阳染红的河水还要红。据当年爷爷含泪诉述,高山寨上仍有日军遗留的战壕与工事,还有迫击炮阵地。而气势辉宏的熊河徽派楚豫风韵的清代初期所建之古建筑群,尽毁于日军的炮火之下,只剩残缺的熊河古街道北炮楼。而马岗北岭下,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还能见到被炮弹炸得寸草不生的山坡遗迹。

而河对岸大岭山脚下,那传说中的唐朝时重建的金泉寺,仍寻觅出一丝地基的踪迹。大部分都成了开垦出来的水田,和一座本地特有的传承建筑——香木地的遗址。 当年的金泉寺也毁灭在日军的炮火之下。
新中国成立之前,据爷爷的诉说,从阴山关至汪家河,从汪家河至熊河土门关至木陵关,仍是汉潢客商的交通要道,解放后一零六国道的修通,才荒芜了这条几千年的古道。
“惆怅英雄何处有?数间茅屋夕阳斜。"品一品熊河这几千年苦难沧桑,看一看雄关之下汉潢古道夕阳。想家了!回去陪着年迈的父母住一住村间老屋青瓦房,又是一种怎样的纯朴自然回归的情愫?那曾经的冥冥乡音,无论漂泊流浪在何方,经常游荡在我那善感的情愫梦幻里徘徊……
小河潺湲倾诉着远逝的春秋风雨,险巍的青山屹立着千年雄关,幽深的古道、恬静的沉潭、醉美的风景……
又一次在思忆中,我漫步在山水关的青石古道上,深秋的红叶在金阳下飘舞,染红了我少时那一张稚嫩的脸……马致远的小令《天净沙.秋思》又萦绕在心头——
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。夕阳西下,断肠人在天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