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曾经的刎颈之交,是如何走向决裂的

十字绣        2019-10-20   来源:Q小奔说说吧
看曾经的刎颈之交,是如何走向决裂的

01、患难时的刎颈之交

话说秦朝时,在大梁有两个贤能之人,一个曾经是魏无忌的门客,叫张良,另一个叫陈馀的年轻人,爱好儒家学说,他对待张耳如同父亲一样尊敬,两人一见如故,结下了刎颈之交。

秦国灭了魏国后,听说这两个人是魏国的名士,一度悬赏抓捉拿两人,张耳赏金千金,陈馀五百金。两人只好改名换姓,一路逃到陈地,充当守卫来谋生。

后来恰逢陈涉起义打到了陈地,张耳和陈馀知道改变命运的机会到了,立刻前去投奔,陈涉和部下早已耳闻两人的名声,将二人召至帐下。陈涉称王后,两人分别担任左右校尉,在武臣大将军带领下,率三千人的队伍,向北挺进,夺取赵国的土地。

很快武臣的队伍用了说客蒯通的计谋,兵不血刃便夺取了赵的三十多个城池。由此武臣就自立为赵王,陈馀为大将军,张耳为右丞相,由此两人由好朋友变成了好战友。

后来李良反叛投奔秦将章邯,攻陷了城池,张耳和赵王逃入钜鹿城,被秦将王离团团围住。此时的陈馀收集了残余部队几万人的军队驻扎在钜鹿城外以北。秦兵兵多粮足,眼看就要攻陷钜鹿城,张良多次派人召陈馀前来救援。

看曾经的刎颈之交,是如何走向决裂的

02、两人产生嫌隙

可此时的陈馀却似乎对于昔日如父如兄的忘年之交的生死考虑不多,他考虑更多的是如何保存兵力,以图后事,所以迟迟没有前去救援。相持了几个月,张良对于陈馀的怨恨也是与日俱增,他早在城内气得拍桌子骂娘了,大骂这小子不顾往日情谊见死不救。于是派了张魇和陈泽前去带话给陈馀,其实是下最后的通牒了,"当初我们结下生死之交,如今我和赵王危在旦夕,您坐拥几万兵力却冷眼旁观,为何不伸出援手呢?“

陈馀还是不紧不慢,”并非是我见死不救,实在是敌众我寡。就是贸然前去也是白白送命。还不如我暂且苟且偷生,日后好为赵王和张先生报仇雪恨。“

“如今迫在眉睫的是解锯鹿之围,已经火烧眉毛了,还说那么远的事情有何意义呢?”张魇和陈泽也是气得脸红脖子粗。

其实这时候的陈馀心里也是挺矛盾,他不想把自己仅有的兵力送如秦兵的虎口,人也许是越拥有了一些东西,就会越害怕失去。当时的形势确实很危险,但是既然张耳能够与秦军相持几个月,估计有陈馀的几万军马加入,还是有一定胜算的。

可是陈馀更想的是保持自己的军力,也许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回不到一无所有的那个时候了。但是又不愿意被人说成是背信弃义之徒,他只好派出了五千兵力给张魇和陈泽,结果这些人都被秦军歼灭了。

看曾经的刎颈之交,是如何走向决裂的

03、弃印信激化矛盾

后来项羽带兵解了钜鹿之围,但是张,陈两人的心里已经种下了芥蒂。张耳从钜鹿城出来后,在答谢宴上就忍不住对陈馀开炮了,以解几个月来受的鸟气,他觉得要好好和这个昔日的好友清算一下了,他声声责备陈馀当日不肯相助之事。而且一再追问张眼和陈泽的下落,

“他们两人和我的五千人马早已葬送在秦兵手里了!”陈馀没好气的说,他想起那五千人马也懊恼不已,觉得自己做了件里外不讨好的事情,自己牺牲了五千人马,却还落得一个不讲义气的恶名。可是张耳似乎并不相信,一再追问,言外之意是陈馀杀了他们。

“想不到您对我的成见如此之深!难道你以为我这么舍不得将军之位吗?”陈馀也恼羞成怒,觉得真是窝囊透了,所以负气说道。

看到陈馀推过来的印信,张耳想不到他有此举动一时也不知所措,推辞不肯接受,此时陈馀起身上厕所了,也许是想缓和一下气氛。

陈馀一出去,有人就给张耳出主意了,“既然陈将军交出印信,您完全没有必要推辞。不然就是有违天意。”张耳此时对于陈馀早有着诸多不满了,想想被困在城内煎熬的日子,他的好兄弟却袖手旁观,如今也没有任何悔意,所以顺水推舟收下了大印,接收了队伍。

陈馀进来见此情景,忿恨离去,带着部下亲信几百人到黄河边大鱼捕猎去了。至此,两人之间产生了不可弥补的裂缝。

看曾经的刎颈之交,是如何走向决裂的

04、彻底决裂

公元前206年,项羽分封各诸侯,分割了赵国的部分土地给张耳,并封为常山王,而陈馀只封了个侯,本来这些事情都是项羽所为,可是陈馀却一股脑的把账算到了张耳的身上了,再加上两人如今的身份悬殊更让他嫉妒不已,所以此时的陈馀对于张耳的怨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。

后来恰逢齐王田荣造反,陈馀投靠了他,得以调动了三个县的兵力攻打张耳,张耳败走,斟酌审视当时的局势,张耳带兵投靠了刘邦。

陈馀赶走了张耳,替赵王收回了全部土地,还将赵王接回了属地,赵王封他为代王,不过陈馀暂时未回封地,留在赵国辅佐赵王,此时赵国的实权基本都掌握在陈馀手中了。

公元前205年,刘邦向东和项羽开战了,他派使者和陈馀谈判,希望和赵国联手攻打项羽的部队。陈馀说:“只要交出张耳的项上人头,赵国便听命于您。”看来,两人的矛盾已经到了白日化了,你死我活的地步了。

刘邦叫人杀了一个和张耳长得很相似的人糊弄了陈馀(哈哈,刘邦真是有意思!),陈馀立即发兵助汉,可是后来他发现自己上当了,又反过头来背叛了刘邦。从这些细节看出,陈馀年少气盛,缺少城府,所以也是难成大器。

公元前204年,韩信平定了魏,刘邦派张耳和韩信攻打赵,在泜水河畔(河北省)杀死了陈馀。张耳被封为赵王。

至此,两人的恩怨终于以陈馀之死终于划上了句号。张耳和陈馀由刎颈之交走向决裂,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,正印证了一句话: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